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3632355031

< >

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中第三者的认定

分享到:
点击次数:418 更新时间:2023年11月08日15:46:15 打印此页 关闭

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中第三者的认定

——安徽高院再审判决中路财保公司诉杨某等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案

来源:人民法院报

 

广州民商律师】注本文来源中国法院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删文请联系我们。

 

裁判要旨

与被保险人形成运输合同关系的承运人未被列为货物运输险的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的,其对保险标的不具有保险利益。当可归责于承运人的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虽同时享有对保险人的保险金给付请求权和对该承运人的损失赔偿请求权,但并不由此免除承运人作为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的第三者所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后,有权在其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承运人请求赔偿的权利。

 

  【案情】

  2018年6月29日,菜鸟公司与中路财保公司青岛分公司签订《公路货物运输险保险单》,约定:保险期限自2018年6月30日至2019年6月29日,在被保险人菜鸟公司不是实际承运人的情况下,保险人中路财保公司青岛分公司保留向实际承运人追偿的权利。后菜鸟公司根据其与杨某的口头约定,将货物交由杨某运输。2018年9月10日,杨某雇佣的司机冯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运货途中,因冯某全责导致人员受伤及车辆、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2019年1月18日,菜鸟公司起诉请求中路财保公司、中路财保公司青岛分公司承担理赔责任。法院终审判决支持了菜鸟公司的诉讼请求。中路财保公司履行判决后,起诉请求舞阳物流公司、杨某、冯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以及相应利息。

另查明,涉案重型半挂牵引车实际所有人为杨某,杨某将该车辆登记挂靠在舞阳物流公司名下从事运输经营活动。

 

  【裁判】

  安徽省明光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因驾驶事故导致菜鸟公司的货物损失,杨某作为承运人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中路财保公司按照生效判决向菜鸟公司赔偿损失后,向第三者杨某行使代位追偿权,符合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和《公路货物运输险保险单》的约定。舞阳物流公司作为涉案车辆的被挂靠人,依照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应当对挂靠人杨某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遂判决,杨某赔偿中路财保公司经济损失及利息,舞阳物流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驳回中路财保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杨某、舞阳物流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冯某的运输行为系菜鸟公司自身完成货物物流的必要环节,此时冯某、杨某及舞阳物流公司相对于中路财保公司并非法律意义上的第三者。遂判决,撤销原判,驳回中路财保公司的诉讼请求。

中路财保公司不服,提出再审申请。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中路财保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向菜鸟公司理赔后,基于菜鸟公司的违约赔偿请求权向杨某、舞阳物流公司追偿,符合法律规定。遂判决,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评析】

  本案系保险人根据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代位被保险人向造成保险事故的第三者行使求偿权的纠纷。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产生基于两个法律关系的合法存在,即被保险人与保险人之间的合同关系、被保险人与第三人之间的损害赔偿关系。本案争议焦点在于杨某是否为前述法律规定中的第三者。

  首先,从法条文义角度分析,保险法第六十条中的第三者系被保险人之外损害保险标的并造成保险事故的民事主体。结合保险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被保险人的外延仅可能扩及其家庭成员或组成人员等具有共同经济基础的主体。本案中,被保险人是菜鸟公司,杨某虽然参与相关物流环节,但其依据的是与菜鸟公司之间的口头运输合同,而非雇佣或委托合同,故杨某系独立于菜鸟公司的民事主体,即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的第三者。

  其次,从制度目的角度分析。当可归责于第三者的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同时享有对保险人的保险金给付请求权和对第三者的损失赔偿请求权。保险人代位求偿权制度则兼具保证被保险人得以在保险事故发生后及时受偿和防止其重复受偿的双重目的,而非为了免除导致损失的第三者的责任,否则无异于变相承认该第三者借由他人的保险合同而逃避自己应负的法律责任。故本案中,中路财保公司依据保险合同赔付保险金后,在赔付范围内向承运人代位求偿,于法有据。

  再次,从保险利益角度分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不同主体因对同一保险标的所具有的不同保险利益,可就同一保险标的分别投保与其保险利益相对应的保险类别。本案中,由于《公路货物运输险保险单》所涉险种为财产险,其功能在于保障菜鸟公司可能遭受的财产损失,而承运人杨某并非该保险单中的被保险人,无权据此享有保险金请求权,对相关保险标的不具有法律意义上的利益。杨某如欲分散可能产生的向托运人赔偿货物损失的风险,其可投保相关责任保险,但不能因托运人投保了货物运输险而免责。

  本案案号:(2021)皖1182民初1261号,(2021)皖11民终3743号,(2022)皖民再209号

  案例编写人: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蓉

上一条:商标侵权中反向混淆的认定 下一条:上海二中院:如何确定“清偿之日”?